贸易政策

对华贸易战美国正在给自己挖陷阱

文章来源:和记娱乐    发布人:h88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2019-10-21 10:44    点击量:

     

  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资源全球配置、产业链深度互嵌早已成为一种趋势,这也是国际贸易体系高效运行的基石。而美国却在“美国优先”的指导思想下,不仅对华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学工认为:“美国四面出击必然四面楚歌,乱打贸易战将引发不得已的反制反击,将导致全球经贸秩序紊乱和全球经济下行。”

  正如所见,美国大范围贸易摩擦,导致经几十年努力得来的关税减让得而复失,全球贸易壁垒明显升高。

  美方的贸易摩擦已经严重了国际经贸秩序,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严重阻碍了世界经济的增长。美国经济全球化的行为,损人不利己,下去,注定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美国一年多来反复无常地“做戏”——明明自己就是全球网络的“黑老大”,却四处扮演者,不断诬称别国对自己形成网络安全;明明是自己利用科技金融等种种优势,在全球化进程中占尽好处,却满世界扮演“吃亏者”;一边在各种场合自己是“贸易者”,一边却把关税当武器,频施贸易霸凌措施;嘴上高喊“公平竞争”,但当别国高科技迅速发展时,却毫不犹豫采取手腕、进行无理。美国的目的只有一个:遏制中国的发展。

  美国一些人以为将华为等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就可以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然而目前华为已经接连拿下英国、西班牙、俄罗斯的5G订单,实现订单数量已达46个,这比先前宣布的40个5G订单还要多。

  美国一些人以为通过极限施压就能中国,然而,在重大原则上中国决不让步。美方孤立中国的反过来孤立了自己,对中国的极限施压不仅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反感,也引发美国国内的强烈反弹。最近,包括美国最大超市沃尔玛在内的逾600家公司致信美国,认为加征关税将打击美国企业和消费者,要求尽快解决中美经贸争端。

  近一段时间,美国《纽约时报》、英国《经济学家》、《金融时报》、《卫报》等主流纷纷刊文,美国关税“大棒”,升级贸易摩擦。美国的行为不仅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更削弱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秩序。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对美国利用关税向中国施压表示担忧。弗里德曼认为,贸易上的针锋相对,有可能“全球化的基础”,而“全球化自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对全球繁荣和相对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

  英国《经济学家》于6月初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重新定义了经济民族主义的运作方式,利用其作为全球经济神经中枢的角色商品、数据、思想和资金跨境流动,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危机。

  2019年初,由前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和一名法国记者合著的《美国陷阱》一书在法国出版,引起全世界的巨大反响。该书以皮耶鲁齐的亲身经历揭露美国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看到最近有关华为的新闻,皮耶鲁齐说:“美国又在玩他们的老把戏。”

  “美国陷阱,就是美国利用其法律作为经济战的武器,削弱其竞争对手的一种不正当手段。”皮耶鲁齐说,“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美国将法律作为经济战争武器的事实。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

  当今全球贸易格局出现了一些重要变化。全球货物贸易中70%以上是中间品,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离不开谁的格局;跨国公司的竞争不再仅仅依靠资本和技术的力量,而是表现在对产业链标准、供应链纽带和价值链枢纽的控制。

  美国逆全球化将使全球包括美国自身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受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研究指出,美国向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关税,造成的成本几乎全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美国企业和已经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不合适,要求美国停止加征关税的声音此起彼伏。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所长臧跃茹认为,美国对华经贸摩擦严重挫伤了全球实体经济市场信心。从全球市场投资者信心看,受市场波动加剧影响,市场恐慌不时出现,投资者悲观情绪加剧。从贸易投资市场跨境活跃度看,国际贸易增速大幅下滑,国际投资呈现萎靡态势。美国对华经贸摩擦加剧全球大商品和金融市场波动,可能诱发局部或全局性的系统性市场风险。从主要国家金融市场看,美国的关税政策加大金融市场波动,市场风险明显加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叶辅靖认为,美国单边主义的逆全球化已经给世界带来了极大损害,了国际经贸秩序,了世界经济稳定,严重干扰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削弱了市场信心,给经济全球化趋势造成了重大。美国的“损人”行为不仅不“利己”,而且会美国得以强大的全球人才、美元霸权、盟友体系和国际治理体系上的根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表示,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的无法实现。美国在一般消费品制造方面不具有比较优势,美国储蓄率低,且劳动力价格昂贵,加征关税将进一步提高劳动力价格,让制造业回流面临两种困境,一是劳动力成本过高,二是需要花费大量成本培训劳动力,从而推高企业的运营成本。制度优势、劳动力成本优势和基础设施优势,将使中国继续界经济分工中发挥重要作用。

  过去10—20年间,中国形成强大的配套能力,使得中国制造业在2012年以后在产值和增加值上双双超越美国,终结了美国100多年来的制造第一大国历史,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并建成了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

  中国不仅紧追“第二次工业化浪潮”,更是紧紧把握住“第三次知识化、信息化浪潮”的重大机遇,实现了从模仿跟随到赶超引领的跨越式发展。美国人雷小山在《山寨中国的终结》中指出,中国已经从山寨阶段进入为中国创新阶段,未来将迈向为全球创新阶段,实际上个别行业已经了这个历程。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豪尔赫·卡斯特罗指出,过去15年来,中国新增企业2140万家,其中15%为高科技初创企业,目前中国的企业实体超过1亿家,而在1978年开始进程之时这个数字还是49万。新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大规模涌现,展示了过去40年在中国出现非同寻常的“创造性”过程。这个过程通过创造新产品、服务、市场和创新,实现了资本的转移以及从低生产率产业向高生产率产业的转换。

  中国“创造性”进程的最大特点是发展迅速。数字经济规模已占中国P的34.5%,并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长。在创新的推动下,中国正变成高科技的巨大实验室。这让中国在过去5年时间中变成了另一个时代超级大国,它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身份与之相比也有所逊色。因此中国现在与美国争夺世界,世界即是新工业高科技权的同义词,而人工智能技术又是此中的关键。中国已经从质量上而非数量上变成了超级大国。

  美国不惜一切代价发动贸易战,其背后最大的焦点其实是对人工智能(AI)、量子计算机和5G等先进技术的争夺。

  与中国迅速推动5G比较而言,美国在5G领域已经开始落后,在核心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的竞争中,美国的公司已经不在其中,四家(爱立信、诺基亚、华为、中兴)主导市场并满足5G技术核心网络技术制造商没有一家来自美国,而同时中国通信设备龙头企业的电信网络成本比它的竞争对手低20%到30%。从2015年至今,中国为5G网络的投入比美国超出240亿美元,已搭建35万座新基站,而美国同期新建的基站数量尚不足3万座,不到中国的零头。

  可以说,中国5G通信高科技企业作为全球顶尖通信设备供应商崛起以后,世界通信和互联网供应商的垄断被打破。美国的信息霸权被极大地了。

  实际上,不仅是在5G方面,5G高速传输与量子安全长距离通信结合,因为量子通信天然具有反特征,美国通过电信互联网他国机密情报信息将逐步被杜绝。目前中国已经在建立量子通信测试的京沪干线,量子卫星墨子也已经发射升空,将进行天地量子通信测试。未来一旦突破,那么建立全新的量子互联网将不再是梦想。

  2017年11月28日,中国主导的“雪人计划”已在全球完成25台IPv6(互联网协议第六版)根服务器架设,中国部署了其中的4台,美国只有3台,这将使中国互联网国际话语权得到很大提升。随着根服务器在俄罗斯、欧洲、日本其他国家的不断架设,将获得自己的互联网主权,美国的互联网霸权也将随之。

  总之,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通信设备龙头企业领导的5G技术发展将带动背后巨大的新技术产业链。与量子通信、大数据、计算机、航天、新能源、生物制药一样,它们都处在技术突破爆炸的临界点,一旦全面突破将引领第四次科技,全面世界经济格局。这将形成以中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繁荣局面。而这一点,是美国无论如何不想看到的。这也就不难理解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为何会不遗余力地打击华为。

  6月18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再次出现在视野当中。任正非与当今世界三大思想家中的两位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与乔治·吉尔德一起喝了下午茶,聊到了华为现在面临的困境、华为如何解决困境以及华为未来问题,还聊到了未来二三十年人工智能社会。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认为,美国的所作所为促成了华为的“人造卫星”,华为将会。90年代时日本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当时美国担心日本发展过快,因此将日本当成美国的敌人,不允许美国跟日本合作。现在中国面临着和日本一样的情况。“美国正在犯一个很大的错误,首先就是针对一个公司。如果我们各行其道,那真是太可惜了,对全世界都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乔治·吉尔德更是希望美国不要,继续大错,愚蠢的、关税和对华为的。同样,他还希望能够帮助重新打造互联网的架构,解决互联网面临的重大安全问题。 “我们有很多技术手段来解决目前不安全互联网架构所带来的不信任问题。正如导致贸易战的已的货币系统一样,我们的互联网安全系统也是的。在全球所有公司中,华为可能是最有优势解决这些问题以及抓住这些机会的公司。”

  乔治·吉尔德认为,华为有87000多项专利、80000多研发工程师。如果中美真的从技术上被隔离,最吃亏的是美国。 “我认为,美国必须要处理好与华为的关系以及全球挑战,这么说其实是为了美国的利益。美国现在在半导体行业已经不再是领导者。如果还是觉得美国的科技地位不可挑战,不需要与中国以及世界上其他国家合作,这是完全错误的认识,这是多年来形成的错误认识。如果我们需要战胜未来的挑战,达成设定的目标,我们就必须摒弃这种认识。”

  在新的领域的开辟中,全球各大公司都将面临着一次重新洗牌的机会,潮流和趋势的公司无疑将会从中分得一杯羹。而如果像美国那样中国这个后来者的挑战,受首先将是美国的企业。华为已经引发了半导体产业链的连锁反应,美国巨头博通、仪器都纷纷表示贸易摩擦和华为对公司的负面影响,美国芯片巨头博通公司预计损失138.5亿元!而一些美国器件供应商,不跟华为做生意,百分之三四十的营收没了。

  包括英特尔、高通及赛灵思在内的多家美国芯片供应商正秘密向美国施压,要求后者放宽对华为的供货。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