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政策

全球贸易局势风云变幻市场风起云涌

文章来源:和记娱乐    发布人:h88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2020-01-22 10:25    点击量:

     

  2019年整体市场围绕全球贸易局势发展的情势震荡,投资者对于各个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高度,市场也随着全球贸易局势的消息而波动。

  其中,美国和各大贸易伙伴之间的争端,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都深刻地影响了的进出口贸易发展。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稍早前表示,贸易增长恶化令人沮丧,但对此不会感到意外。贸易冲突不仅对贸易增长产生直接影响,同时还会增加不确定性,导致企业推迟用于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投资。解决贸易冲突将使世贸组织避免更大损失。多边贸易体系仍是解决分歧和应对当今世界经济问题最重要的全球化平台。

  投资机构NationalSecurities的首席市场策略师ArtHogan也认为,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会影响到公司的业务决定,由于没有把握,企业可能会冻结支出,这将会影响到经济和市场的前景。

  根据此前的报道显示,世界贸易组织不久前刚刚下调了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该组织预测,2019年全球贸易将增长1.2%,为近10年来最低水平,远低于4月份预测的2.6%。与此同时,世贸组织将2020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由此前的3%下调至2.7%,认为明年全球贸易下行风险依然很高。此外,世贸组织预测,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3%,低于此前预测的2.6%。

  2019年,对于中美贸易局势的乐观预期推动美股了创纪录高位,标普500指数今年迄今涨幅逾20%。但近期市场持续承压,全球贸易前景仍然任重道远。

  虽然中美贸易局势是全球关注焦点,但是其他贸易议题同样吸引投资人的注意,这也包括了WTO的前景,美国和欧盟的贸易关系进展,贸易协定的推进,以及日韩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2019年全球贸易局势的演变进程,2020年,又将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本文将进行系统梳理。

  时至年关,世界贸易组织(WTO)也并不太平,虽然在上周五的预算会议中,该机构的2020年预算被通过了,但是WTO仍然面临危机。

  总部位于莱蒙湖畔的世界贸易组织WTO,作为现代国际社会最重要的经济组织之一,创立的初衷是组织负责管理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对多边贸易体制的良好运作并促进世界经济贸易的稳定发展至关重要。然而,今年以来,WTO却面临重重危机。

  根据的报道,12月9日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会议上,由于美国单方面,一份有关上诉机构的总理事会决议草案最终未获通过。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称,将会支持WTO的2020年预算案,除非该机构拨给上诉机构的预算缩减至原份额的10%。美国明确指出,这是因为该国不满WTO上诉机构的不满。

  上诉机构被称为“皇冠上的珍珠”,作为WTO内部最有权威且最有效运转的部分,该部门一直是解决全球贸易争端机制最重要的支柱之一。WTO目前的仲裁机制是双轨制,第一层为专家组,第二层为上诉机构,通常,如果某个国家或地区在WTO仲裁中败诉,他们可以针对专家组的报告进行上诉,如果上诉机构瘫痪,那么所有WTO的将无法得到终审,败诉一方也可以随意否决专家组报告,从而不受到任何约束。

  由于美国的,目前这一机构面临停摆——根据世贸组织的,每个案件必须有三位审理才可通过,此前该机构有7位,现在只剩3位,而12月10日开始,三位中的两位任期将满,如果没有及时补选,上诉机构就会在12月10日以后停摆,更糟糕的是,如果这一机构停摆,那么WTO相当于“脑死亡”。

  美国对于上诉机构的不满主要在于,该国认为这一机构,WTO制定的规则,一些期满甚至在离任后仍然在审理其已经开始尚未结束的案件。总体而言,美国希望WTO回到之前关贸总协定时期的状态,即一个更弱势的上诉机构,这符合美国的利益。

  早在2019年9月30日,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大多数WTO都讨论了为新甄选制度和程序的,虽然包括中国在内的WTO国为了解决上诉机构停摆危机,提出了各种不同的方案,但是由于方案都没有达到美国所要求的核心,而作罢。

  目前来看,美国对于上诉机构的不满未消,不断阻拦上诉机构甄选新的程序,很难想象WTO可以在最后一刻挑选出合适的,可以说,WTO上诉机构停摆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危机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诉机构停摆以后,仍然可以选择不上诉,通过仲裁进行其他操作,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即使上诉机构停摆,WTO的仍然受到规则的约束,该机构仍然在开展其他工作,比如帮助发展中国家增强从贸易中获益的能力,监督国的政策和谈判等。因此,上诉机构的停摆,不会意味着WTO角色的完全哑火,但也确实是一个较大的问题,说是WTO成立25年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也并不为过。

  对于全球贸易体系稳定来说,WTO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与此同时,如果上诉机构确实瘫痪,也会当前的全球贸易体系。

  根据第一财经对WTO上诉机构前JamesBacchus的专访,其指出,WTO的很多都运行得很好,但需要与时俱进,例如,此前WTO没有数字贸易规则,也缺少关于投资的规则,此外,对于和竞争有关的贸易补偿机制也没有作出等。重新制定贸易与投资等涉及全球经济运行的规则,是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将贸易、、经济视为一体。

  Bacchus认为,“贸易主义”非常不明智,首先,不利于该国的经济发展;其次,对于该国而言,等于了他们享受全球化进程、国际社会紧密联系的。毕竟,任何人不会希望自己国家的未来是被孤立的。

  回顾2019年的全球贸易局势,危机绝不仅仅在于WTO组织,美国和它的老贸易伙伴欧盟也处于紧张的贸易局势中,事实上,WTO危机也是此前美国和欧盟以及各个其他国家的贸易争端的延续。

  2019年4月,美国宣布对110亿美元的欧盟商品征收关税,然而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宣布将会发起针对欧盟的关税增加行动,其称,将会对从欧盟进口的价值高达4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来自的威士忌、包括一些种类的奶酪、意大利面和橄榄等商品都受到影响。

  美国和欧盟的矛盾根源在于,双方在全球航空制造领域的争夺。一边是美国波音公司(Boeing)(NYSE:BA),一边则是欧盟的空中客车(Airbus)(PA:AIR)。

  上世纪70年代,主要在英国、法国和的支持下,欧洲的空中客车所生产的飞机开始正式挑战原本由美国公司垄断的和世界市场。1992年美欧之间签署双边飞机补贴协议,允许欧盟为空客的新民用飞机补贴三分之一的研发开支,波音则被允许从美国支持的研发工作中受益。

  彼时,波音仍然比空客更有市场优势,但是随着空客迎头赶上,美国在2004年退出了1992年达成的这一协议,并向WTO提起诉讼,世贸组织2019年最终裁定双方都各有补贴问题,但是双方都官司胜利。

  虽然美国和欧盟在6月特朗普访问欧洲,和欧盟委员会容克达成了协议,避免全面贸易冲突,并且努力降低关税:特朗普搁置要对欧洲汽车征收关税的,欧盟也计划购买更多美国液化天然气和大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2019年3月份对欧盟钢铁征收25%和铝10%的进口关税将保持不变。而且随后,美国和欧盟仍然处于打打停停的状态,并没月,WTO裁决美国在诉空客非法补贴案中胜出,允许美国对每年价值75亿美元的欧盟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美国随后对大部分空客飞机,以及从单一麦芽威士忌到奶酪等欧盟输美商品加征部分关税。欧盟执委会表示,将考虑采取下一步行动,包括可能上诉,同时寻求与美国就飞机补贴问题达成全面协议。

  近期,围绕数字税的讨论又甚嚣尘上,美国提议对大约24亿美元法国商品加征关税,以回击令谷歌、苹果、FacebookInc.和亚马逊等大型美国科技公司遭受冲击的数字收入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周一份声明中说,“法国的数字服务税歧视美国公司。”

  包括法国、意大利、土耳其、奥地利等欧盟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开始针对美国各大科技公司开证数字税。莱特希泽表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还将研究是否对奥地利、意大利和土耳其实施的类似数字关税展开调查。研究机构CatoInstitute的分析专家SimonLester认为,美对法国下“重手”以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打消其他国家对美国科技巨头征税的念头。

  2018年的数据显示,欧盟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市场,购买了3,19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2,560亿美元美国服务。欧盟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在2018年均位列美国前10大贸易伙伴。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了和墨西哥及重新谈判贸易协议的进程。但是,美国目前尚未批准这份已经谈成的协议,党人希望为工人提供更多,并做出可能导致药品价格下降的改变。这致使美加墨三国规模1.2万亿美元的贸易区面临不确定性。

  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AndresManuelLopezObrador)在本周一(10月9日)敦促了美国佩洛希(NancyPelosi)对批准新的贸易协议做出决定,即便墨西哥企业团体担心拟议的改动会削弱该协议。

  奥夫拉多尔强调,墨西哥已经同意近几周进行的修改,以便满足美国党希望在协议中增加劳工和落实环保的要求。该协议一年多前就已经敲定,但必须取得美墨加三国议会批准才能够生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紧逼,企业团体仍然认为,部份让步举措可能会损害墨西哥行业,比如为了取悦党而实施一个更趋严格的劳动体制、收紧钢品原产地;这些举措是美国周末期间的提议。

  与此同时,美国官员表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顾问库什纳(JaredKushner)周二将前往墨西哥,就美墨加协定(USMCA)最终细节进行磋商。美国也还未批准USMCA。

  另一方面,特朗普不久前刚刚宣布将对来自巴西和阿根廷的钢和铝课证关税,他在社交上表示,关税需要即刻实施是因为“巴西和阿根廷正在大规模的将他们的货币对美元贬值,这样对我们的农民不利。”

  对于美国突然出手,巴西和阿根廷都表示“出乎意料”。去年3月,特朗普宣布将对所有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称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巴西、阿根廷等国随后同意对出口到美国的钢铁或铝产品实行配额,以换取关税豁免。

  此前,美国的数据显示,美国今年迄今为止从巴西进口了大约380万吨钢铁。美国一年钢铁消耗量达1.1亿吨,巴西贡献了大约3.5%。

  分析认为,特朗普此次向巴西和阿根廷发难是出于考量,巴西GetulioVargasFoundation大学国际关系教授OliverStuenkel指出,美国与巴西的进程已陷入困境,因为美国开始意识到巴西提供不了太多东西。

  日韩关系剑拔弩张,重启谈线年风云变幻的贸易局势中,日本和韩国的争端也是全球市场投资者密切关注的重要新闻。

  日韩两国之间的关系恶化,部分原因是20世纪初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韩国最高法院最近裁决,韩国可以起诉日本公司在二战期间使用韩国劳工。日本否认这两个问题有关联。

  随后,日本又了三种用以制作半导体的高精化学物质,包括氟化聚酰胺、光阻剂和氟化氢,它们被用于制造计算机芯片等,同时,日本还将韩国移出了该国的贸易“白名单”。

  日本出口韩国的三种材料分别是用于电视和智能手机面板上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作过程中的核心材料光刻胶和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

  今年以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叠加日本对韩国半导体行业原材料的出口等,韩国半导体行业疲软,面临多重打击,今年韩国出口行业进一步承压。数据显示,韩国今年的进出口总额已经出现大幅下降趋势。出口比去年下降了两位数,达到10.2%。自去年12月以来,韩国出口已连续12个月下降,是自2015年1月至2016年7月曾经连续19个月下降以来最长的一次。这是自2016年以来,出口首次出现大幅萎缩,这也是韩国出口额在过去十年间首次出现两位数下降。

  与此同时,在持续了近半年的拉锯战以后,双方本月也进行了十个3年半的再次重启谈话,旨在改变当前日本对韩出口管制的现状,并恢复到以前的待遇。

  然而除了日韩之间,美国和日本以及韩国的贸易关系也值得关注。继南美、欧盟以及中国等国家以外,美国和日本及韩国也存在贸易冲突,透撰文称“现在美国与2018年其前十大贸易伙伴国中九个国家的关系都陷入不确定状态,而且对于何时可能敲定新的贸易协议并无明确的线图”。

  其中,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签署一项有的贸易协议,给予70亿美元左右的美国农产品进一步的日本市场准入,包括牛肉与猪肉,藉此换取美国调降部分工业产品的关税。但协议中不包含汽车,这是2019年美国对日本670亿美元商品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

  不过安倍表示自己已经获得,随着明年美日协商的重新展开,日本将不会面临汽车关税。特朗普尚未消除对加征这类关税的。

  与此同时,特朗普唯一协商完成并实施的贸易协议,就是去年对美韩贸易协定所做的小幅修改。这项协定允许美国的25%卡车关税再实施20年,不必在2021年逐步取消,同时减少韩国对进口美国汽车的一些监管壁垒。

  全球贸易局势仍然“道阻且长”,对于市场仍然将是主要的风险点。此前,瑞银分析师预估这些关税将导致美国明年每个季度的P减少0.1或者0.2个百分点。瑞银预测2020年整体P增长均值为1.1%,关税造成的压力主要是在上半年。

  不过,瑞银并不悲观,瑞银全球财富管理资产配置主管AdrianZuercher认为,随着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缓和和央行货币政策的实施,全球经济增长将在2020年下半年复苏。

  他乐观地指出,“我们看到美国经济实际上已经放缓,我们看到了一个相对好的机会,可能贸易局势会缓和。这应该足以让经济慢慢复苏”。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也发布研报认为,由于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可能持续到2020年,全球增长大幅加速的可能性仍然不大。

  另外,美银美林的分析师哈里斯也认为,贸易争端可能短期内不会有结果,而每一项小协议,都将是短暂的停火。美银美林美国经济部门的负责人迈克尔·迈耶也表示,与近期相比,明年的经济增长前景相对悲观,2020年美国经济预计增长1.7%,贸易争端很可能会让美国“损失0.7个百分点”的增长率。

  值得注意的是,安联集团(Allianz)旗下贸易信用保险公司--裕利安宜(EulerHermes)也发表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商品与服务贸易增速可能为近10年来最低,出口商损失可能达4200亿美元,并料2020年贸易情况难望出现大规模改善。

  裕利安宜最新发表的《全球贸易展望》报告预计,今年全球商品及服务贸易增速只有1.5%。安联集团及裕利安宜首席经济师LudovicSubran称,“贸易动力指数显示最坏情况已过:虽然还处于负数区间,但至少已停止继续恶化。2020年,我们预计贸易将小幅提速至+1.7%但维持低增长态势,而全球经济增长将继续由2019年的+2.5%放缓至2020年的+2.4%。”

  报告亦指出,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欧州央行政策、甚至欧盟全体,美国未来可能会将其贸易政策重点转向欧洲。六个月后,特朗普总统可能在美欧贸易协定无明显进展的情况下宣布对欧洲进口汽车加征10%的关税。就此,欧盟增长将被拖慢0.1个百分点,在出口方面受到损失最大,尤其在其汽车行业疲弱的情况下。欧盟总计出口损失可达每年40亿欧元。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