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评论

【美日贸易】熊光清:日美贸易战的起因及影响

文章来源:和记娱乐    发布人:h88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2021-02-21 17:15    点击量:

     

  从美国霸权护持战略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日美关系,特别是对日美贸易战的起因及影响进行分析,可以很清楚地发现,美国对日政策实际上是完全服从于美国世界霸权这一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二战后初期,美国扶持日本是从美国意图即以日本对抗苏中,从而建立世界霸权战略的角度出发。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美贸易战全面升级,美国在经济领域对日本进行防范和,则是从美国霸权护持战略角度出发。日美贸易战的起因就在于日本的崛起对美国霸权形成了挑战,美国通过贸易战以至金融战,成功遏制了日本迅速发展的势头,解除了日本在经济领域对美国经济霸权的挑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霸权地位经历了从区域性霸权国向全球性霸权国转变的过程,美国对外战略的最为重要和最为核心的目标就在于建立和其霸权国地位。可以说,霸权护持是美国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对于挑战者的遏制和绞杀是美国霸权护持战略的必然选择。即便是美国的盟友,对于可能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美国也是痛下杀手,决不留情。可以说,二战后,日本经济的兴衰起落完全掌控在美国手中,服从或取决于日本在美国全球霸权战略中的地位。

  “霸权”是指某一国家凭借其、军事和经济的优势地位,在一定区域或者全球范围内控制他国主权、主导国际事务或谋求地位的状态。在语境中,霸权(hegemony)是一个中性词,一般被理解为“支配”“领导”和“权威”。罗伯特·基欧汉(Robert O. Keohane)等认为,霸权是“一国有足够的能力来维持治理国家间关系的必要规则,并且有意愿这样做”的情形。[1]也就是说,霸权国除了要有强大的实力,还需要有领导意愿。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认为,霸权是指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这一国家能霸权体系中所有其他国家。[2]霸权国必定是世界体系中最为强大的国家,成为霸权的条件是综合国力强大,特别是要具有绝对的军事实力。

  霸权护持是霸权国在整个霸权周期中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所谓霸权护持,就是“维持霸权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距离,将这种距离始终保持为一个霸权国认为是安全的”[3]。霸权国构成的关键条件有两个,一是霸权的修复能力,二是霸权让对其产生依赖的能力。这两种能力可以使霸权延缓衰落,但霸权始终难以摆脱最终衰亡的历史规律。[4]对于霸权国来说,维系和巩固自己主导的霸权体系就是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其中,消除对霸权地位和霸权体系的潜在挑战者,是霸权护持的最为重要的手段。

  由于美国在当前世界体系中的霸主地位,巩固和护持霸权就成为美国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同以往的霸权国相比,就霸权的特点而言,美国是一个非常“例外的”新型霸权国。[5]一旦美国确立了自己的霸权国地位,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就是维持霸权国地位。这样,对美国来说,就需要对能够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或有潜在能力挑战其霸权地位的国家保持绝对优势的实力地位。

  二战以后,美国就将国家利益定位在建立和维持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霸权体系上,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就是护持美国的霸权地位。这一体系包括四个结构:以美国为超强军事力量的国际实力配置结构、以经济制度为核心的世界经济利益结构、以二战以后建立起来的国际制度为核心的国际规范和制度结构、以价值为核心的世界文化结构。这四种结构的确立和发挥功能是美国的核心国家利益。[6]霸权是美国逻辑在界定其国家利益时的明显表现,美国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就是护持美国的霸权国地位。

  由于美国在经济、军事、科技等多领域具有非常强的优势,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撼动其霸权国地位。二战结束时,美国工业总量占世界的56%,黄金储备占全世界的 59%,并拥有世界船舶供应量的 50%,[7]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和债权国。可以说,人类历史自罗马帝国以来从未出现过这一局面:一个国家像巨大的磁铁那样吸引了全世界的智力、财富和目光。[8]此后,美国逐步建立起了以美元为基础的世界货币体系,并在全球建立军事,组建快速反应部队,锻造了全球性的军事打击能力。同时,美国一直致力于构筑良好的同盟网络,挑战者的存在,特别是挑战者联合起来由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美国大力扶持国家,重点是西欧和日本,并通过军事同盟关系,把它们和自己在一起。但是,二战后初期,美国的霸权一开始就有一个强有力的挑战者,那就是苏联,苏联的存在使得美国在这一时期并没有建立起全球性霸权体系。

  1991 年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建立起了世界范围内的霸权体系,美国成为人类社会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性霸权国。在这一霸权体系下,由美国主导的金融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和制度霸权都表现得比冷战时期更加显著,美国还尽力强化经济模式和思想价值观念的影响力,并不断绞杀和可能对其霸权形成挑战的国家,以尽力确保美国的霸权地位或延长美国霸权体系存续的时间。

  美国能够持续保持世界体系的霸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美国建立起了非常强势的金融霸权。美元霸权的形成史,基本上可以说是一部“撸”羊毛的历史。羊毛“撸”得越多,霸权就越巩固。美国要想保持自己经济的繁荣就必须让更多国际资本流入美国,而要让国际资本源源不断流入美国,就必须保持美元的霸权地位。这是保持美国强大和繁荣的重要力量之源。美元霸权常复杂的一种金融体制,既是美国霸权的明显体现,又是美国霸权的重要支柱。

  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以及覆盖全球的军事同盟也是美国实界霸权的重要支撑条件。二战后只有苏联凭借比较强大的军事实力能和美国一争高下,但是双方的争斗也只是限于战争手段之外的“冷战”。这场“冷战”进行了40多年,可谓波澜壮阔、惊心动魄。这一时期,美国的军事战略可分为以常规武器为主的“遏制战略”时期(1946-1953 年)、以核力量为主的“威慑时期”(1954-1975年)和在有限战略与无限战略之间徘徊的时期(1976-1990 年)[9],美事实力总体保持着对苏联的一定优势,最终地但是彻底拖垮了苏联。

  美国能够称霸世界也与美国拥有领先世界的科学技术密切相关。美国领先世界的科学技术是从二战后逐渐发展起来的。美国培养和吸引了世界上许多优秀人才,拥有世界上最多和最优秀的科技人才;美国在许多基础科学研究方面,例如:数学、物理、生物、化学、天文、地球科学等,取得了许多重要的科学发现,界上处于前沿水平;美国在计算机、信息与通信技术、新能源与新材料、先进制造与自动化技术、等技术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界上处于领先地位;美国创造出了非常多的先进科研手段,非常有力地推动了科学技术的发展。美国在经济与军事上的优势,说到底,都根植于美国领先的科学技术。

  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制度是美国推行制度霸权的需要和结果。美国霸权的建立与护持,不同于以往的军事征服和殖民,主要是通过、经济和军事领域的优势获取支配权,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一系列国际制度,形成了所谓的制度霸权。美国通过自身掌握的国际组织控制了其他许多国家,把它们在自己的战车上,并使它们自身不至于形成反美联盟,同时,美国又通过国际制度控制这些国家,这些国家遵循它所主导制订的一系列国际制度,使它们在自己确定的框架内行动。

  除此之外,美国在文化、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等领域也具有非常强大的辐射力和吸引力,能够通过思想和文化手段影响甚至控制其他国家。

  不可否认,美国界体系中处于霸权国地位,但是,美国的霸权国地位并非无可挑战或者至高无上,也没有达到了可以为所欲的地步,美国的霸权国地位仍然受到多种力量的与约束。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Huntington)认为:“当代世界体系并不适合于单极体系、多极体系、无极体系三种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复合式的单极-多极体系,其中存在一个超级大国和多个重要力量”。[10]同时,霸权的存在是周期性的,不存在永远的霸权体系和霸权国。美国现在建立的霸权体系远超罗马帝国,但是,美国不可能在时间的延续方面超过罗马帝国,也许,几十年之后,美国就会从霸权的顶峰掉落下来。可以说,美国的霸权国地位仍然存在严重的脆弱性,这也是美国推进其霸权护持战略的必要所在。

  二战后,日本在美国霸权战略中一直常重要的一环。二战结束之初,日本作为战败国,是美国的对象。但是,由于东冷战的展开,特别是朝鲜战争的爆发,日本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发生了变化,日本成了美国的盟友,并成为美国对抗苏联和中国的重要棋子,成为美国扶持的对象,这种变化为日本的经济发展创造了很好的机会。但是,美国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就是护持美国在霸权体系中的霸权国地位,美国对外政策的重点必然是遏制可能对美国霸权国地位形成挑战的国家。简单地说,护持霸权是霸权国最为核心的国家利益,而“绞杀”挑战者则是实施霸权护持战略最为核心的目标和任务。在日本经济获得高速发展,经济实力大幅提升之后,美国意识到日本可能对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形成,就开始对日本进行防范、遏制和“绞杀”,不惜以贸易战甚至金融战的方式,住了日本高速发展的势头。

  1945 年 9 月 2 日,日本正式签署投降书,随即美国以联合国的名义占领日本。美国占领日本后,就开始着手对日本进行,以“根绝日本的战争能力与军国主义”“通过化使日本成为世界国家中的一员”为目标,从、经济和军事等方面采取了许多措施日本,这种一直持续到 1951 年 9 月 8 日《对日和约》的签订。如果说,明治维新是日本主动从引进君主立宪制度,那么,二战后美国对日本的所谓“化”则是国家向日本植入现代制度。[11]这场以“化”“非军事化”为主要内容的不仅彻底消除了封建军事帝国主义对日本经济体制的影响,为日本的、经济、文化的化奠定了基础,而且为日本经济的重建与恢复及以后的高速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当然,也不能否认美国对日本的、经济和军事存在不彻底性。

  随着二战的结束,东关系不断趋于紧张,1946 年 3 月,丘吉尔发表铁幕,拉开了冷战的大幕。此后,日本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希望在亚洲建立起针对苏联和中国的军事同盟体系,力图构筑以苏联和中国为目标的军事包围圈。这样,日本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就变得非常重要,美国开始实施全面复兴日本经济的政策。在 1945-1951 年的六年时间里,美国要求日本赔偿的政策呈现出从惩罚性的拆迁赔偿,转向缓和赔偿、放弃赔偿、或进行劳务赔偿。[12]日本作为美国抵御苏联和中国影响的桥头堡,得到美国大量的经济援助,又加上朝鲜战争的军需旺盛,以及日本战后重建的经济需求,日本经济迅速重建和恢复。

  1948 年,美国开始改变占领初期的惩罚性经济政策,对日本提供经济复兴援助。1948 年12 月,美国国务院和陆军部联合提出“稳定经济九原则”,麦克阿瑟指令日本必须无条件执行。后来,美国又为执行“稳定经济九原则”提出了出口导向的道奇线。道奇线的推行产生了两个重要后果。一方面,它消除了日本战后的通货膨胀;另一方面,随着货币的稳定,日本开始出现经济萧条。正当日本为经济恢复而苦恼之时,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日本成为美军的后方和军需,美国支付巨额的特殊采购,这些特殊采购占当年日本出口贸易的 27%,从而给日本带来了“特需景气”,日本经济由此走出困境并迈向繁荣。

  1957-1973 年,是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时期。日本经济在高速发展阶段有过三大繁荣时期,分别是“神武景气”“岩户景气”“伊奘诺景气”。“伊奘诺景气”持续时间达到 57 个月,其中在 1966-1970年,日本实体经济增长率分别为 10.2%、11.1%、11.9%、12.0%、10.3%,1971 年降为 4.4%。1968 年,日本国民生产总值超过联邦,仅次于美国,跃居资本主义世界第二位。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实际国民生产总值每年平均增长10%以上,如此长时间连续的高速经济增长,不仅在日本历史上十分罕见,而且在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史上也是绝无仅有。

  此后,日本进入经济稳定增长阶段(1974-1989 年)。1974 年,日本出现了战后第一次经济负增长,并且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这时,日本制造业重心转移,半导体和集成电产业迅速成长,但是,这些新兴产业未能改变日本经济减速的趋势。尽管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宣告结束,但仍然保持着较好的增长态势,实现了稳定的增长,这对美国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形成了极大挑战。在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三菱财团买下了位于美国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这被视为日本兴起和美国衰落的象征。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感受到日本在经济领域已经对其形成了严重,所以,不得不痛下杀手。苏联解体后,美国已经不存在全球性挑战对手,它开始把可能美国地区性霸权的国家作为打击的主要对象,同时日本在美国全球战略框架中的地位已经大大下降,之间相互关系定位的全球性战略格局发生重大改变,[13]这样,美国不仅在主观意愿上可以放手对付日本,而且可以对日本采取更强有力的手段来其经济发展。

  二战后初期至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对日本经济采取由到扶持的政策,并对日本实行贸易政策。冷战开始后,美国希望通过日本加强对苏联和中国的制约与围堵,把日本变成反对主义的桥头堡,因而大力支持日本经济的重建和复兴。在美国的经济援助下,日本经济很快4得到恢复,并发展起来。这一时期,日本是美国的盟友,成为美国实施全球霸权战略在东亚地区的重要,为美国实现全球霸权起到了马前卒的作用。

  但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企业大量向美国出口纺织品和钢铁等商品,严重到了美国这些产业的发展,由此日美之间发生了首次贸易摩擦。美国轻工行业针对日本中小企业出口带给美国纺织业的消极影响,向提出进口的请求。为了避免矛盾激发,1956 年日本纺织业实行自愿出口。1957 年迫于美国压力,日美两国签署了《日美棉织品协议》,以间协议的方式实行自愿出口。同时,随着战后美日关系的发展和日本经济的繁荣,日本不断谋求大国的地位,与美国和支持日本的初衷相,并且,日本经济在亚洲的扩张,也损害了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和经济利益[14],同时也损害了美国的霸益,显然,美国不能允许日本偏离自己的轨道。

  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日美贸易摩擦开始升级,日美贸易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尖锐,并开始涉及金融领域,以金融战的形式表露出来。20 世纪70 年代后期,美国经济陷入“滞胀”,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都受到来自日本和欧洲及新兴工业化国家的严峻挑战,这引起了美国国内的空前关注与激烈争论。于是,美国开始改变对日本的经济政策,并不断向日本压力,日本在经济领域做出重大让步,特别是希望通过日元大幅度升值来削弱日本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从而缓解美国对日贸易赤字。为了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摩擦,日本采取了扩大对外直接投资的策略,缓解美日经济摩擦。日本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逐步放开日本国内市场,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1986 年日本对 1800 多种进口产品实行降低关税并免除进口税,1987 年修改特惠关税制度,取消300 个低税进口商品的进口税。1990 年取消 1004项商品的关税,使进口制成品中进口关税的取消率从 42%提高到 56%。[15]

  为了规避美日贸易摩擦,日本积极推进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促进东亚地区经济合作。日本为防止出口产品国际竞争力的下降,将国内淘汰的某些传统工业生产转移到东亚,把东亚地区作为日本工业制品的重要销售地,[16]并创造了雁行模式[17]。

  但是,美国对此并不满足,它要求日本作出更大的让步。美国希望通过美元贬值来增加本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改善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状况。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法国和英国等五国的财政部长与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签订了《广场协议》,宣布联合干预汇率市场,结束美元汇率偏高的情况。《广场协议》拉开了日元升值的序幕,也奏响了日本经济被绞杀的悲歌。

  《广场协议》后,日本经济增速和通胀水平双双下行,为了刺激经济,日本不断放松银根,造成国内流动性泛滥,加上大量资金为了汇率风险而进入日本国内市场,从而不断推升日本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投机热潮,日本经济出现明显的脱实向虚倾向,大量资金进入金融领域和房地产领域,经济泡沫化趋势不断增强。并且,由于日本产品的竞争力依然较强,日元升值并没有减少美日贸易逆差,因而美国要求解决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对此仍然充满了不满。从20 世纪 80 年代日美贸易战的发展史可以看出,日美贸易战逐渐发展成为包括技术战、投资战、贸易结构战等多领域的复合化、多元化贸易战。[18]

  20 世纪 90 年代以后,日美贸易之间的矛盾日趋白热化,表现出结构性贸易战特征,日美贸易战全面升级。这一时期,美国进一步向日本施压,催促日本解决两国经贸关系中的结构性障碍因素。1989 年 5 月,美国总统布什提议发起日美结构性障碍,希望通过日美之间的经贸磋商,促使日本更多的国内市场,并修改相关经贸政策。美国总统布什和日本首相宇野佑在1989年7月5日巴黎经济首脑会议上宣布了日美结构性障碍,并发布声明计划于1990年春季左右达成中间协议,一年之内签署正式协议。1990年6月,日美在中期协议的基础上达成《日美结构性障碍协议》。该协议旨在推动日本在反垄断法、专利法、定价机制等方面进行,以放松对进口商品以及外国企业的歧视性待遇。[19]尽管日美之间的磋商在表面上是对等的,互相可以指出对方的结构性问题,并提出相应措以改进,而在实际上并非是对等的,主要是美国要找出日本方面的问题,由日本针对这些问题提出改进措施。

  经济泡沫叠加美国压力,日本经济开始出现衰退。1989年12月29日,日经平均指数达到最高的 38957 点,此后开始下跌。土地价格也在 1991年左右开始下跌。这样,开始破裂。20世纪 80 年代后期到 90 年代初期,一般认为是在1986 年 12 月到 1991 年 2 月之间,日本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现象。日本破裂后,日本经济出现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经济衰退。日美贸易战以日本战败宣告结束,美国通过贸易战成功遏制了日本的崛起,稳固住了自己的经济霸主地位。

  回顾二战后日本经济发展的轨迹,可以说,日本经济的兴衰起落掌控在美国手中,服从或取决于日本在美国全球霸权战略中的地位。二战后,日本经济步入重建和恢复阶段(1945-1956年),美国对日本进行化,并开始扶持日本经济。此后,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发展阶段(1957-1973 年),这一时期,美国完全把日本纳入了自己的全球战略框架之中。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日本结束高速发展阶段,进入经济稳定增长阶段(1974-1989 年),这一时期,美国已经意识到日本的发展对美国形成了挑战,开始防范或遏制日本的崛起。1985年《广场协议》意味着美国开始对日本痛下狠手,到20世纪90年代后,由于苏联解体,日本的战略地位大为下降,美国更是把日本视为挑战者,全力围堵,结果日本经济停滞,日本辉煌不再,更谈不上挑战美国了。

  美国霸权的历史就是不断控制和他国的历史,美国霸权护持的过程就是不断猎捕和绞杀挑战者的过程。日本亦如此。在美国猎捕和绞杀苏联过程中,日本充当跟班和,借机发展起来。这一次,美国通过对日本贸易和金融方面的制裁,成功实现了对其猎捕和绞杀,并使之彻底驯服,失去了挑战美国霸权的意志和信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