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评论

日美贸易战(一):是的是逆差

文章来源:和记娱乐    发布人:h88平台官网    发布时间:2021-02-21 17:14    点击量:

     

  历史的最大用处,是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可以镜鉴。在中美贸易摩擦逐步升级的当下,日美贸易战这面镜子,是该发挥其镜鉴作用的时候了。关于这场贸易战,有关的分析、评述已经非常多了。基本的事实是清楚的,但可惜的是,不同的解读得出了太多的结论。本来没那么复杂的事情,被搞得复杂了,对决策层不仅没有参考价值,反而容易,尤其是诸多以讹传讹的。

  比如,人们往往把广场协议等同于日美贸易战或日美贸易关系的代名词甚至全部,其实,广场协议不过是日美长期贸易摩擦中的一个插曲,既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结。日美贸易摩擦的时间跨度,往少里说,至少也有40年。始于60年代的纺织品摩擦,经历70年代的钢铁、彩电、汽车,以广场协议五国日元升值最为人知,直到1995年世贸组织成立和上世纪末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贸易逆差的头号。

  再比如,广场协议既没有止住美国对日贸易战的步伐,也没有减缓打击的力度。广场协议只是当时美国对日贸易战两条战线之一。另一条战线,日本市场,并没有因广场协议而鸣金收兵。此后,美国对日贸易战仍是步步紧逼、有增无减,突出体现在1988年为日本量身定制的超级301。克林顿上台,美国对日本步步退让的“好态度”已失去耐心,日本拿结果说话(Results-Oriented),这才是美国对日贸易战的极致。

  再比如,广场协议对日本出口有一定影响,但这种影响是短暂的,对经济的影响也不是致命的。对经济的致命影响,是此后日本经济“脱实向虚”的结构性失调和宏观政策对日元升值萧条的过度反应。广场协议,对日本经济是一个转折点,对日本出口却不是。

  理清这些基本的事实,下一步,就是历史联系现实,看看中美贸易摩擦可以从日美贸易战中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对中方来说,中美贸易战的最难点,是判断美方的真实意图。这的确比较难。美方人士的说法是,这是特朗普总统“一个人说了算(Personal Leadership)”的战争。他想要什么,只有天知道。他的团队内部也是意见相左。更有甚者,认为总统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这些说法都有道理。认为特朗普心里“特有谱”、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并矢志不渝,未免高看他了。一个更大的可能,是特本人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不断修正、拔高或调低自己的目标。

  这就给中方准确判断美方的真实意图平添了更多的难度。中方一开始,拿他当个商人,认为他只不过想减少逆差,比较好对付,买买买就行。后来因为事情起了波折,又把他往高里看,认为这已经不是贸易和经济的事,而是美国“守成大国”要遏制“崛起中”的中国,是战略的事。既然不再是贸易能解决的事,再退让、再买买买也没用,所谓横是一刀,竖也是一刀,索性就不要退让了。

  由此可见,准确判断美方真实意图是多么的重要。从早期的买买买积极应对,到现在的态度消极甚至Cynicism,是因为判断变了。

  翻看大量的原始资料,有一个突出的印象:八十年代美国之于日本,与时下美国之于中国,情况是何其的相似。都是贸易逆差太大,都是拿贸易逆差说事,都是认为美国产业优势和就业受到重大,都归罪于对方不公平贸易所致(包括汇率、市场)。其群情之汹汹、对日本之,感觉上并不输于今日之于中国。

  就连拿技术说事也是惊人地一致。不要以为美国只在中美贸易战中拿技术说事。早在八十年代日美贸易战时,美国就非常担心日本会在技术上赶超美国,使美国继劳动力、资本后仅存的技术优势,从而彻底输给日本。那个时候,美国在技术优势和劳动生产率上有着深深的忧虑。

  就连遏制日本也是惊人地一致。不要以为美日是军事上的盟友,就不存在守成大国对新兴大国的与遏制。军事上为友,经济上却是最大的“敌”。军事安全上不遏制,不代表经济上不遏制。

  那时候的日本人,想必也像今天的中国一样,困惑于美国的真实意图:是只盯着贸易逆差,还是更看重技术,甚至是经济上的全面遏制?

  如果只看历史的某一时段,是看不明白的,尤其是在人多嘴杂的美国,众说纷纭又都群情汹汹的。但是,如果放在日美贸易近40年的时间跨度,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技术说”、“遏制说”都是浮云。能使日美贸易战连绵不息、热度不减的根本症结只有一个:居高不下的贸易赤字。

  60年代的纺织品摩擦、70年代的钢铁、家电摩擦就不说了。那个时候,日本还没有挑战美国技术绝对优势和经济地位的实力。“技术说”、“遏制说”形成气候,是在八十年代。这也是美国贸易上由顺差转为逆差、贸易失衡失控的年代。美国接连对日出重手,日本一方面节节退让、一方面则十分地不理解和困惑不已。不理解的是:你让我怎么退我就怎么退,态度温顺至极,为什么你还是不收手甚至出手越来越重。让我出口,我限了;让日元升值,我升了;让市场,我努力了。为什么还是一打再打?

  让日本的是克林顿上台后,再操超级301大棒打击日本,并提出“不看态度看结果”的数量目标。此时,日本股市、楼市泡沫已经破灭,经济由盛而衰,过去几十年咄咄逼人的势头不再。美国此时“痛打落水狗”,“遏制说”已经不太能解释得通了。而此后经年,日美贸易战余烟未尽,美仍不断出手日本市场。此时的日本,不仅经济停滞,技术上也被美国远远甩在了后面。“技术说、遏制说”已鲜有人提及。

  回首日美贸易摩擦的历史,“技术说”、“遏制说”都是浮云,可能在一时一势混淆人们的视听,让人搞不清楚贸易摩擦的根本症结。贸易摩擦更持久、更具决定性的因素,是居高不下的贸易赤字。

  这或许可以解答日本的困惑。广场协议后,日元大幅升值,日本对美出口暴跌,但美国对日仍不收手,在市场准入这条战线上步步紧逼,是因为日本对美出口虽然暴跌,但进口也在暴跌,以美元计算的贸易逆差不减反增,其后虽有一定波动,但总体保持高位,这种高位历经日本失去的10年、20年、30年,始终是美国的、肉中刺。如果不是因为在90年代末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逆差来源,美国对日本的贸易战是不会轻易收手的。

  君不见,特朗普上台后,又把日本列为贸易战的主要对象之一。有观点认为,特朗普对付完了中国,转手就会对日本发起贸易战。当今的日本,技术上、经济上都对美国算不上。特朗普的贸易战,只是为了逆差。

  好了。说了这么多,又了日美贸易摩擦40年的根本症结是居高不下的贸易逆差,是不是就可以断言,美国此次对华贸易战的真实意图是且只是贸易逆差呢?

  因为“逆差说”从日美摩擦40年的历史跨度来看是可以的,推之于一时一势则未必。在1985年那个特定的历史时刻,“技术说”、“遏制说”都很有市场、很有分量,甚至不亚于“逆差说”的力。但从更长远的历史跨度看,逆差才是最持久、最具决定性的因素。

  这就好比人民是历史的决定性力量,但在历史的一时一势,人民并不能决定历史的走势,而是有其他因素起了作用。

  眼下的中国,如同当年日本那般的困惑,不知道美国到底要什么:是逆差,是技术,还是战略遏制。因为现在还是一时一势的范畴,所以不能轻易断言就是逆差,尤其是在特朗普本人都未必清楚的情况下。稳妥的办法是不要有任何成见,根据情况的变化随时调整判断。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中美贸易逆差居高不下的问题不解决,中美贸易战就不会有真正平息的可能。正如日美贸易摩擦40年,贸易逆差不消除,美国就不会真正收手。除非在中国之外,又出现更大的逆差国,转移美国的目标和注意力。而这,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性很小。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